圣言问道 第三卷:云景之乱 第一百零七章 毅然与决然【四更求收藏】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是你?!”甫一交手,卢国良便沉声问道:“你可想过后果!”

拦住卢国良的黑衣黑面金丹高手轻声笑道:“没人见到我的脸,只凭你的一面之词?识时务者为俊杰,卢队,不若我们作壁上观如何?”

卢国良面色额凝重,看着面前的这个黑衣人,用眼神瞟了一下顾陈书离去的方向,突然笑了:“可以,我们就坐镇于此好了。”

两名金丹期居然就此罢战,同时站在了不远处的高地上。

邪神教弟子愣了一下,随后欢快起来,朝着山上的景元初包围了过去。顾陈书已然是跑了,再想追?得追到什么时候去?还不如围攻景元初来得实在。

景元初咬碎了一口的老牙,和黑白玉蝉战作一团,左支右绌打得“叮叮当当”好不热闹。

卢国良看着场上的局面,脸上没有一丝的动容。不管是景元初还是黑白玉蝉,都不在他的保护范围内。

如果是以前,景家还没有明显表露出想要脱离俗世的意向,卢国良或许还会帮衬一二,但是现在嘛……狼子野心而已,总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他更好奇的还是身边的这位,看向了那人漆黑的面具,卢国良问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们就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的?”

那人的脸藏在面具下,看不到任何表情,只看到一双眼睛带着笑意:“卢队何必明知故问?”

卢国良摇头,果然是如此,从一开始,这件事情背后就不仅仅是邪神教和谷中阁之间的斗争,后来又牵扯到了景家,可是景家怎么有资格成为邪神教的盟友?

不管是谷中阁元婴高手外出的消息,还是真液壶的所在以及防守,都不是邪神教和景家能够提前洞察的,背后还有另一个宗门在搞鬼!

景家作为这个宗门的代言人,实际上并不相信这个宗门的信誉,所以从来都没有打算长久合作。所以在没有拿到真液壶之后,立刻就抛弃了邪神教,将自己从中摘了出去。

邪神教进攻谷中阁失败,本应该共同承担责任的盟友跑了,另一个宗门也乐得见邪神教吃瘪,于是邪神教才进攻了滁城景家,杀了景家的人。

但是为了谋求谷中阁,邪神教和这个宗门再次合作,并且用想要晋升宗门的景家作为祭品,泄愤的同时,也作为送给七组的礼物。

想到这里,卢国良的心头暗自吃惊:“你们打算在这里设下伏击?!”

身边的金丹期没有说话,整个人身上透着肃杀的气息。卢国良简直心惊肉跳,下意识地就想要拿起手中的通讯器,结果却被一只手按住了胳膊。

“你……”卢国良欲言又止。

那人劝道:“卢队,现在你还没看明白吗?真液壶、猫小小和顾陈书、黑玉蝉白玉蝉、景元初,这些都是棋子。若是再多说一句,你便也要落在棋盘上。做棋子的滋味不好受,何必呢?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了,乖乖看戏不好吗?”

卢国良的眼神闪烁,心中思绪万千。最终,他还是放下了手里的通讯器,甚至将电源关了,冷眼看着下方的战斗,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顾陈书带着猫小小一路狂奔,感受着猫小小的身体当中气息越来越虚弱,心头焦急万分。但是身后还有十几个邪神教弟子居然真的追着他来了,他能怎么办?

怎么办?

“顾兄!”一声呼唤从前方传来:“顾陈书是你吗?”

顾陈书心头一喜,说道:“是我!你怎么来了?”

云出岫从林子里面钻出来,看向了顾陈书身后跟着的十几个邪神教弟子,转身看向了身后说道:“前辈,麻烦你们了。”

“无妨!”

一个身上穿着绿色唐装的老头从树林里走出来,身后顿时窜出了二十多道矫健的身影,朝着邪神教的弟子冲了过去。

“你们这是……”

绿色唐装的老头慈眉善目,一头长长的白发拢在脑后,光着一个大锛儿头,笑着说道:“老夫谷中阁执事谢良缘,你就是顾陈书吧?这个姑娘可否给我看看?”

顾陈书一听便知道了,不只是邪神教在算计他们,谷中阁也在算计邪神教……

伸手将猫小小放在了旁边的地上,不管身后邪神教弟子如何的惨叫栽倒,谢良缘伸手在猫小小的手腕上搭了一下,然后愣了一下,换到了猫小小另一只没冻结的手上。

试探过之后,谢良缘随手掏出了一个小塑料盒,就像装调料的排盒一样,不过每个格子里装着的都是不一样的丹药。

打开盒盖取出了一粒塞进了猫小小的嘴里。

“暂时便可保她无虞。”谢良缘按住了顾陈书说道:“我知道你有一门法术可以恢复伤势,可是她的体内还有附霜剑的寒冰,腹腔中渗血,最好还是先去医院处理,法术并非万能,会出问题的。”

顾陈书才想起来,自己吃过再造丹,是没有这个担心,可是猫小小不一样。

纠结了一下,顾陈书看向了云出岫:“云少,你能帮我个忙吗?”

云出岫点点头:“行倒是行,不过你还想上去?这件事情已经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了,云家和谷中阁出面,背后还有另外的宗门参与,到时候一场乱战,置身其中有多危险,你想想清楚……”

顾陈书笑了笑:“既然猫小小暂时已经没有生命危险,那我就该做我该做的事。我不管这件事情背后有什么阴谋,黑白玉蝉必须死!”

云出岫看了看谢良缘,两个人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谢良缘点点头说道:“你要记得,一旦出现变故,你要果断撤退!黑白玉蝉你以后都可以杀,但是你本不应该卷进今天的事情,你要是死了,老朽心里终究不安……”

顾陈书看了看谢良缘,总觉得这老头跟自己印象中的宗门人士大不同。

云出岫解释说:“谷中阁向来与人为善、兼济苍生,对外界的争斗也多有不满。”

顾陈书心头了然,看来宗门和宗门之间差距也还是有的。他点点头说道:“云少,照顾好猫小小,我去了!”

“小心。”云出岫塞了一把手枪到顾陈书的手里。

顾陈书一愣,笑了笑,转身再次冲向了山顶。

景元初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身上本来就带着伤,加上年老体衰比不上年轻人,和顾陈书争斗已经消耗了不少凄气力,对上黑白玉蝉竟然捉襟见肘。

若是平时,对付这两个小辈何必这么麻烦?

痛恨黑白玉蝉的同时,景元初也将顾陈书重新拿出来在心里骂了一百遍。他大声问道:“你们真的要斩尽杀绝吗?”

黑玉蝉冷笑:“景元初,认清现实吧!从你有心突破金丹的那一天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你必死的结局,何必负隅顽抗?”

“哈哈哈哈!”景元初的身上再次被白玉蝉划了一刀,鲜血透过长袍渗出来,他已经是满身鲜红,肩头上还插着一把刀,伤口都不知道有多少了。

老头披散头发,整个人凄惨悲鸣:“修行界!修行界!我去你马的修行界!”

事到如今,他已经走到了末路。景元初自以为算计了所有人,可是却没想到,最后自己还是最先被算计的那一个。

他所做的一切,都为了提高景家的地位。可是这一切,却又因为景家的地位而失败。这根本就是个死循环,景元初不由得心中悲痛万分,渐渐地失去了求生的想法。

既然如此,你们都要算计我,修行界从未想过给我们一条出路,真当我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了吗?

他的喉咙里发出了野兽一般的吼声,鲜血从牙齿缝里面溅落,整个人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身上甚至升腾起一片黑红色的烟雾。

“压榨生命?”白玉蝉笑了:“这个我熟啊!三分钟还是五分钟?这老头完了。”

黑玉蝉冷哼一声:“负隅顽抗!”

剑刃再次指向了景元初,对于景元初的拼死一搏根本就没有在意。白玉蝉哈哈一笑,整个人绕到了景元初的身后,抬手就是两刀,正正砍在景元初的背上。

可是景元初却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整个人继续朝着黑玉蝉的剑锋冲了过去。

白玉蝉一愣,黑玉蝉也是一愣,心头的谨慎让他手中的长剑停顿了片刻,可就是这片刻,景元初已经一头撞在了他的剑尖上。

“噗嗤!”

金属破体的声音响起,黑玉蝉看着面前的景元初,只觉得喷在自己手上的鲜血炽热无比,紧接着抓住自己手腕的那两只手,更像是烧红的铁箍。

“你……”黑玉蝉张了张嘴。

“哈哈哈哈哈!”景元初低声笑着,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住了黑玉蝉的双眼,就像是要钉死他的神魂:“跟我一起吧!”

黑玉蝉猛地一松剑柄,抽手就想要脱离,可是景元初已经拼上了剩余的所有生命,哪里还能容他挣脱?

白玉蝉这个时候也是意识到了不太对,朝着他们便冲了过来:“老匹夫!砍了脑袋再说!”

整个空间就在这一刻变得格外寂静。

被剑刃穿透胸膛的景元初,右手被狠狠抱在景元初怀里的黑玉蝉,手中的短刀只有不到半尺距离便可以砍下景元初脑袋的白玉蝉,下方上百的邪神教弟子和在谢良缘带领下悄然包围上山头的谷中阁高手,仿佛在这一刻停顿了。

整个山头上,就只剩下了景元初衰老的声音,却如此的令人毛骨悚然!

“解体法!”

“轰!”

掀翻了整个南延山。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